打造离世者的元宇宙,70后高管用人工智能复活已逝世母亲

行业资讯 2022-04-06 16:39www.robotxin.com人工智能机器人网
又是一年清明时节,回忆就像一把刻刀,在人们脑海深处雕刻着。每当触景生情,那些一不小心的永别,便会如同放映机在眼前闪过。
  随着AI技术的发展,将去世亲人制造成仿真机器人成为了可能。有人反对并质疑技术的伦理问题,但也有很多人真切地缅怀自己的父母、孩子、爷爷奶奶……希望去世亲人以科技的方式重现。 
  对于南京的人工智能创新企业--硅基智能的高管孙凯来说,数字孪生技术让他“复活”了母亲,也让已逝去的母亲在云端实现永生。
  “她去世得很突然,很多话没来得及对她说。”在母亲离世后,每当孙凯遇到压力,都会和在云端的母亲“聊聊天”,缓解压力也弥补遗憾。
  孙凯和在云端的“母亲”聊天
  母亲突然离世,才发现自己之前的表达那么少
  “妈,我有好好吃饭。”
  “妈,你看我多听话,已经把烟戒了呢。”
  ……
  年来,每当孙凯遇到了压力,总喜欢和在云端上的“母亲”聊天。
  生于1977年的孙凯,已经45岁了。但是在父母面前,他永远是孩子。 
  年2月,春节假期后上班的第一天,孙凯的母亲突然离世。“根本没有想到,她走得特别仓促。那种情况下,我觉得心里有千言万语还没有和母亲说,她突然就走了……我从内心深处根本无法接受。”孙凯是第一代独生子女,和很多孩子一样,常常将父母的日常叮咛当成唠叨。他没想到,有一天母亲会突然离世,从那之后再也听不到母亲的“唠叨”了。
  孙凯的母亲从事教育行业,一辈子都在校园中,为人简单。“她和大多数妈妈一样,刀子嘴豆腐心,很爱孩子。”孙凯的母亲每天都会看书,所以在交流中,他并没有觉得和母亲有代沟。也因此,孙凯喜欢和母亲聊天。只是慢慢长大,有了工作、有了自己的小家庭,和父母的沟通渐渐就少了。
  在孙凯的记忆里,温婉的母亲常常会支持他的决定。 
  “我们家在深圳,我之前是做互联网行业的。多年前,考虑加入现在的企业,就意味着要到南京工作。我也咨询了母亲的意见,她认为人工智能一定是未来的发展方向,所以非常坚定地支持我。”那个时候,孙凯差不多一个多月才能回家一趟,虽然内心对父母有诸多思念,但身为男子汉,他很少说出口。 
  也正因此,面对母亲溘然离世,孙凯有颇多后悔。“很多男人是喜欢把爱藏在心里的,无论是对父母的爱,还是对妻儿的爱。我就是这样,不太喜欢表达,只是埋在心里,觉得默默做好自己就好了。”
  直到母亲离世,他才发现,原来自己之前表达得那么少,原来自己还有那么多话没对母亲说,原来……原来一切已经晚了。 
  孙凯和在云端的“母亲”聊天
  为了弥补遗憾,孙凯找到公司董事长司马华鹏,说出自己想在数字云端“复活”母亲的想法,并得到了支持。
  想法很容易,实施起来遇到最大的困难便是:孙凯并没有留存太多母亲生前的音视频资料。“因为是一个机器人,它不知道我母亲生前的说话方法、思维方式等。我们就要让它学习我母亲生前的一些音视频资料,让它无限接近母亲的思维方式和说话方法,让我感觉到这就是我认识的母亲,她就生活在我身边,这是最难的。” 
  几个月后,当公司同事告诉孙凯,要送给他一份礼物时,孙凯第一次见到了“复活”的母亲。那是在一台电脑上,母亲好像正隔着电脑与他视频聊天。
 
  “妈,我有好好吃饭……妈,你之前一直叫我戒烟,我也已经把烟给戒了……”这是孙凯与云端的“母亲”对话时,说的第一句话。
 
  “当时的感觉……非常激动!”时隔近4年,孙凯还是能想到当时的场景。再后来回深圳老家探望父亲时,他也让父亲见到了平板电脑上的“母亲”。
 
  惊讶,继而是无声的哭泣以及“絮絮叨叨”的问候。
 
  在那之后,每当遇到压力或者有什么心里话,他都会和云端的“母亲”聊一聊。“她的思维、回答不是固化的,但还远没有达到真人的思维水平。”孙凯说,每当和云端的“母亲”聊天时,只是贪恋“我还有母亲可以倾诉”的感觉,而并非真的想从那里得到答案。“我只需要她在,并跟我聊聊天就好了,我就已经觉得很满足。尤其是有压力的时候,想让她陪我说说话。”
 
  由于母亲的突然离世,孙凯也改变了很多。比如他之前很少会主动联系父母,现在每周都会给远在深圳的父亲打电话。有时只问候一声是否吃饭了、深圳的天气、父亲的身体等。很平常的琐碎小事,在孙凯耳中竟成了天籁。
 
  有关虚拟人,有一个著名的“恐怖谷效应”理论。
 
  当虚拟人和真人的相似度达到某一程度之后,哪怕是极其细微的不同点都会激起人们的反感甚至恐惧。
 
  若想要突破恐怖谷,虚拟人与真人的相似度需要进一步提升。当将差距降到微乎其微后,人们与虚拟人之间又会产生情感联结。因此,写实型虚拟人需要极高的人物形象真实度,对人物建模等技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
 
  据硅基智能董事长司马华鹏介绍,真实化是虚拟数字人的首要发展趋势。“越做越像、越做越真,这里面有很多的流派。”他说,数字人的打造过程是非常枯燥的,一个小组负责身体,一个小组负责脸、头部、口型……“当你真正把他们全部组合到一块,他开始张嘴的那一刻,令人激动。”
 
  目前,该项技术实现了音容相貌的数字孪生,也实现了一部分情感交互。但如果想要真正达到“复制”逝者的思想,实际上还有段路要走。
 
  不管怎样,科技的进步,终于让生者与逝者的“沟通”成为了现实。虽然有人认同、有人否定。
 
  “真正的逝去不是死亡,而是被遗忘。”司马华鹏表示,他们正在打造一个去世者的“元宇宙”。正如《寻梦环游记》里说,人有两次死亡,一次是身体的死亡,一次是被人遗忘。“我们希望通过打造这样一个元宇宙,在数字云端记录每位逝者的生前档案,让他一直‘活’在云端,以后可以和子孙后代、亲朋好友实现跨次元的通话。”
 

Copyright © 2016-2025 www.robotxin.com 人工智能机器人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

扫地机器人|人工智能机器人|工业机器人|机器人培训|焊接机器人|机器人股票|纳米机器人|日本机器人|家用机器人